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歷史 > 藏在古樹群里的村莊

藏在古樹群里的村莊

關鍵詞:文成古樹村莊,朱川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文成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
  • 感謝 zjwc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2842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前  言

  經常在無聲的夜里,聽到山坑溪流的聲響。那是遙遠處捎來山村的消息,和著夢發酵,把思念釀成酒,醉飲,入睡。對于山村情結的執著,緣于黃土地上孕育的基因,與那山坡上樹丫一起成長,只是一個離開了,于縣城里謀生,一個駐守著,蔭了半片村莊。因而,當縣志主編朱禮老師告知于我,去一個叫朱川的山村走走時,我欣然,并隨之。





 

朱川“水口”

 

朱氏先祖畫像

 

朱川老屋



老屋古匾

一、 古樹滄桑蔭“水口”

  沿文泰公路,過珊溪,約十余里,便見路邊醒目的“浙江省古樹群保護碑”。碑旁參天古樹簇擁著,幾幢民居或現或隱,別有格致的,車上早有人嚷嚷,那就是朱川了。

  其實,于朱川的大致,一路上已略有耳聞。朱禮老師說:朱川的“水口”風景是文成最好看的兩個之一。至于“水口”概念的模糊,礙于粗淺且不好學的我選擇了默言,而直至我下車奔入村口,見眼前景物,才恍然有似是而非地悟解。

  那古樹簇立著,有紅楓,有紅豆杉,有毛栗等,皆虬枝熊干,聳立入云,儼然便是所謂“風水樹”了。樹蔭下,乍現小橋流水,雖無激烈,卻也清澈透石,悠悠聲去,漫漫音來,和著風動,水動,葉動,云動,心也一并動了。

  那一瞬間,“水口”化作一口古老的鐘,在我心跳地敲擊下,訴說著曾經發生的一切。那是明朝嘉靖二年(1523),一戶朱姓人家率子孫從黃坦稽垟遷此定居,具體原因或可猜測,或從族譜查證,只是,從來到這兒始,便不重要了。當第一縷炊煙升起,在這戶朱姓人家的心里,他們所有的希望與幸福,包括糧食豐收、子孫繁衍、光宗耀祖等等,都在這里落了根,并隨之蔓延。而為了留住這一切,他們在村莊的出口,或者說入口,種下了這些寓意著吉祥的樹木,世世代代守護著成長,并因這些樹木的成長,守護著他們世世代代的希望與幸福。

  是的,“水口”就是這樣的“希望之鐘”、“幸福之鐘”。風從這里吹過,水從這里流過,“水口”罩住了希望與幸福,同時也把邪惡與災難阻擋在外。許多美好雖然源于內心,但通過實物的寄托,往往變得更加堅強、久遠。拜物主義或流于迷信,只是我們內心的脆弱,有著那參天古樹地支撐,也便固實難以塌陷了。或者說:便是心中長出一棵大樹來。

  村民是熱情的,見著我們,幾個或倚或坐橋欄“曬太陽”的老人紛紛圍了過來,招呼著。

  我說:這些樹真大、真高、真多、真好!老人笑了,那幸福地綻放,更比稱贊他本人熱烈多了。老人紛紛說起這些樹的好,譬如:在這些樹里,有全縣最大最高的紅楓,有多高多大;有全縣最大、最珍貴的紅豆杉,在夏天太陽下還會噴出水霧來呢。

  對于這些樹的贊美,其實在路上,我就聽老家在該村的朱克渡說起。只是相對而言,那從心里綻放出來的虔誠,卻又是另一番言語了。

  在老人的言語中,那些樹真大、真高、真多、真好!

二、五世同堂“百歲坊”

      這是一個有故事的村莊。車上的聽聞,還是有狐疑的。而見了“水口”,我便斷定了。

  是的,老人的話題果然從那些古樹說到了那個古人。那是一個相當古老的老人,為當地先祖朱仁忠孺人鄒氏。她生于清乾隆二十七年(1763),卒于同治九年(1870),足足活了107歲。而她的丈夫朱仁忠,亦活了九十九。在那個普遍“七十古來稀”的年代,無疑已是生命的奇跡。而更難能可貴的,這對夫妻還繁衍了一個“五世同堂”的大家庭。甚至在她們的有生之年,子孫無分家之念而承歡膝下,無死亡之傷而其樂融融。在民間,這樣的家庭謂之“五代榮”。

  按照當時社會的規定,凡能活一百歲,皇上均下旨樹立牌坊予以紀念。這種牌坊叫“百歲坊”。

  在那個時代,一個人或家庭若是被立了牌坊,便是莫大的榮耀。不僅是自身,更是一個家族,一個村莊,乃至方圓鄉里。可以想象,當朝廷頒發“圣諭”給這位百歲的老人立牌坊時,鄉里人敲鑼打鼓的熱鬧及砌石挖土的熱火。當世人敬仰的“百歲坊”終于在村口樹立起來時,這個村莊便被烙上某種深刻的印記,如同一面不朽的旗幟,在村民的精神世界中烈烈飛揚。而這種從長壽圖騰中衍生出來,并能予以普世的最核心價值就是:“孝”。

  百多年來,我們不知道這種價值給這個村莊帶來怎樣的精神洗禮。或許,相對于那些水口上護佑安康的“風水樹”,牌坊更像是威嚴的“傳道者”,以不可置疑的語氣,指引或規范著村民的行為。一代,接著一代。

  然而,這座建于清同治二年(1863)的牌坊終于還是“倒”了。應該在文革期間,破四舊幾乎破掉了所有有關儒家符號的實物,那時瘋狂的人群大概是徹底拋棄了原本屬于內心倫理范疇內的禁忌,顛覆一切傳統成了造反有理最直接的內心宣泄形式,并以打砸拆燒等具體行為付諸實施。自然而然,牌坊也無法幸免于難。

  數十年過去了,當村里的老人指著路邊青草上的一堆石條告訴我們,那便是當年拆倒作他用,現在重新挖出的牌坊石。我默然無語,愣愣地聽著他們試圖重建的意圖,仰眼望去,青空萬里,流云幾縷,若有如無。恍惚間,那百多年來起起伏伏的歷史印跡,似乎也隱于其間,難能捉摸。

  白云蒼狗,百年瞬息。其實,牌坊的立與倒,都已不再重要。重要的是,“孝”的基因依舊傳承。那些被賦予向善的心靈,始終不為歷史風云所變,即使因種種動蕩有所波折,甚至是蒙蔽,但終究是曲折散盡,歸于本源。

  水口下的朱氏祠堂,我們逛了進去,最分明的特征,便是在墻上彩繪著“二十四孝圖”。一個個故事,訴說著一個個傳說,有平實,有荒誕,但都指向內心的同一個方向:孝。

  后來,在村民的指引下,我們還參觀了老人的身前的“老家”及身后的“舊冢”。而我似乎是不經意的,即是在老人的墳前,依舊習慣著漠然。

  山風起處,荒草有語。那是墳前發褐的青石,固執著“孝”的傳統,孤獨地對抗著喧囂繁華世間。

三、老屋破落遺“故事”

  站在水口,眼前豁然是一片村落模樣。大致是一些磚瓦洋房,見證著鄉村改革開放以來地發展。然而,在熱心村民的指引下,從水口繞進,才知道朱村還是別有“洞天”的。

  沿著小溪左撇右撇,各拐進一個彎,兩面便見著一間間老屋,于山間順勢而上。那房子是自有特色的,靠著山脊,圍成三面,成一個“凹”形。之于我粗陋的印象,老屋大多是四面團團的,有著保守的意味。但這里的開放,讓我心生感慨:那時的民風定是淳樸熱情,即便是“大戶人家”,也對著門前的道路敞開著,儼然有坦蕩蕩的爽朗。

  村民把我們引到一間老屋前,以直露的熱情訴說著老屋昔日的輝煌。我翹首四顧,一塊精致的老匾吸引住了我的眼光,它高掛中堂,上書“宏麓”兩字,依稀巴掌大小,卻是溫雅秀氣的,有著俊逸的神情,而老匾左右卻豎書著楷書幾行,由于年代久遠,脫漆蒙塵較重,兼之字跡較小,著實是有點難以辨認了。

  這樣的一塊匾,讓我的心“突”得一驚。在我習慣的概念中,在這樣的山疙瘩里,即使有匾額,那感覺也應該是莊重肅穆的,大致是四個大字一行排開,有著穩穩當當的規矩。而這樣突然的雅致,卻難免對這里的一切狐疑起來。我甚至產生這樣一種錯覺:在百多年前的老屋里,有一位書生長身案前,青衫磊落,妙筆丹青。而畫中美麗的女子與山間的白狐幻影重重,衣袂翩翩,或歌若清泉,或舞如山風,最終,迷離成唐詩宋詞般的印痕,融入于綿纏的文學溪流之中。

  “這里本來還有一塊匾的,是孫怡讓題的,后來讓人偷走了。”身邊一個老人的遺憾驚覺了我的發呆,忽然若有所悟:孫怡讓,那可是一代大儒啊。這樣僻遠的一個小山村,這樣一個很有學問的人,哪怕是舉手之勞的提筆,也應該是有共同審美溝通的。

  的確,老屋里蘊藏著的文化厚度,出乎我的意料。原本那樣粗陋的判斷,于我是該羞愧的,并懼于深究。

  就這樣,跟隨著村民指引的腳步繼續走馬觀花之際,在另一間老屋里,一個秤錘狀的大石又引起我們的興趣。

  “那是以前人練武用的,叫千斤石。”村民解釋讓我們頗感興趣,幾個自認有手勁的更是躍躍欲試。結果,除了研究劉基的雷克丑卯足勁能拎起離地,博得滿堂彩,其余幾個卻是難撼半分。

  看著他們表演,我不敢一試。但我還是隱約得知,曾經在這個村莊里,那些老屋里的人們,不僅能文,亦能善武。穿越時空,就在這老屋里,你經常會在清晨或傍晚聽到一聲大喝,循聲看去,一個赤膊的漢子彎腰掄起一塊大石,大石翻飛,在他手上成了玩具。而手臂上鼓起的肌肉,在額頭汗水的澆灌下,凸顯出一個經絡錯橫的刺青:“武”。

  是的,每一間老屋都有自己的故事,都在訴說著自己的故事。我們走著,看著,聽著。繞了一個大圈,朱禮老師說:我數了數,這樣的老屋,村子里一共有二十余間。

  我感慨,但更多的是遺憾。對于我這樣一個陌生人來說,老屋的故事是新鮮的,但老屋的氣象的確是敗落了。不少老屋,已少有村民居住了,某些角落已顯現出倒塌的跡象,且有無人維修的意思。一同陪伴我們前行,那個年輕,富有想法的大學生村長告訴我們,村里很想把這些老屋保存下來,但苦于沒有資金。如果再不保護的話,再過幾年,這些老屋可能就真的不存在了。

  我聽著,偶爾回應。言語是熱烈的,心卻在下沉。
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文成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010-61744588 傳真:商務合作QQ45177403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昌平區北七家宏福11號院創意空間 郵編:102209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地方門戶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京ICP備09021873號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码报网站